7.30這天,上班時間忽然接到阿母打來的電話,說他們在醫院掛號

嚇!我以為是亭&凱怎麼了,結果不是,

是阿母幫別人帶的小孩"元元"生病了啦,而且他是得了腸病毒

什麼.....他得了腸病毒,那亭&凱跟著去醫院湊什麼熱鬧啦

我嚇的要命,馬上跟公司請了假衝去醫院把亭&凱帶回我新家

我心裡一直七上八下的,這波腸病毒聽說傳染性很強,希望亭&凱別中才好

到了8.1星期日一早起床,凱凱開始發燒了,在家量37.8度

為了怕他的體溫加速燒起來,我二話不說馬上拎著他上診所去

到醫院後,醫生很慎重的幫凱凱檢查鼻子、喉嚨後

宣佈凱凱得了"腸病毒",這晴天霹靂的消息其實我並不太意外

畢竟凱凱跟元元都玩在一起,又跟著去醫院,不被傳染才怪勒

但心裡還是很難過呀,畢竟我們平常已經很小心在防疫了

想不到是在自家被別人傳染的,這才嘔啦

回家後,因為亭亭沒任何症狀,我就認定亭亭安全了

但他也是有可能會被凱凱傳染呀,於是我跟凡爸就兩兩一組

我和凱凱一回家後就關進遊戲室隔離,亭亭就跟著凡爸在客廳和房間

可憐的亭亭一直很想進遊戲室找我和凱凱,可惜沒辦法

於是我們只好隔著門板聊天

到了傍晚,我趁著凱凱睡著的時間,偷溜出來洗澡

當時我看到亭亭躺在床上好似在睡覺,我也不以為意

洗完澡出來,亭亭是睜著眼睛的,但還是躺在床上

當媽的直覺就覺得不對勁,亭亭平常不可能這樣的

我的手很自動的去撈了耳溫槍幫亭亭測一下溫度

當下看到耳溫搶顯示的溫度時那一秒鐘,我腦袋有點空白

下一秒我馬上跳起來大叫,蝦咪......40.3度

亭亭什麼時候開始發高燒的啦,我不該只一直顧著照顧凱凱的啦

還有星期日的晚上我上哪找醫生呀,我一直在家裡跑來跑去的

急的像熱鍋上的螞蟻,房間還躺著一個腸病毒凱凱,外面又一個發高燒的

而且想也知道亭亭應該也是中腸病毒了啦,畢竟兩天的潛伏期時間到了

因為家裡還有亭亭退燒的藥,我就先讓她吃藥和睡冰枕

40.3度ㄝ,要退到幾點才退的完呀

重點是,亭亭隔天幼稚園就開學了ㄝ,無採他還那麼期待上課的日子

若真的是腸病毒,他整個星期都不能去上課了

幸好到八點多時,亭亭體溫降到37.2了,我就沒想帶她去看醫生

因為我比較信任的"胡益揚"診所星期日沒開

我心裡在想如果半夜亭亭在燒起來我就送長庚急診,若沒有就明天再去胡益揚

我整個半夜都不敢睡覺,一直靠做別的事情和看電視度過漫漫長夜

每隔半小時我就去幫他們量體溫,半夜凱凱有發燒一次

但吃了藥後很快就又退燒,且他也沒起來歡

還好亭亭之後都沒再燒起來,於是隔天早上我就請假帶兩個小孩去醫院

果然醫生證實亭&凱嘴巴和喉嚨都破了很多洞,是典型腸病毒

回家後反正兩姊弟症狀都一樣,我也沒不在隔離他們了

我請阿母帶元元到我新家照顧他們,反正三個都是腸病毒也沒差了

下午我衝去公司上班,但心裡還是惦記著家裡生病的亭&凱

下班回家後我看到亭亭坐在沙發上掉眼淚,我看了好難過

此時的亭亭又燒到40.2度,我趕緊拿退熱貼給他貼

亭亭一直捧著他的喉嚨說好痛好痛,我知道他很痛苦

因為她全身都很燙,連喉嚨都很燙

看亭這樣我心裡好難過,好幾次都快要抱著她哭,但當媽的要堅強

所以我只能一直安慰她,逗她笑

很多人都說喝點冰的會舒服,我買了一堆冰淇淋、布丁、飲料

可是亭亭都吞不下去,連他最愛的ㄋㄟㄋㄟ也沒辦法

就一直躺在床上掉眼淚

幸好高燒很快就退了,亭亭燒退後也舒服多了

雖然喉嚨還是痛到不行,但只要他願意到客廳走走跳跳我就放心多了

反觀凱凱,不曉得他是不是年紀比較小,還是症狀比較輕

他就不像亭亭一樣,還是照玩照吃照搗蛋

到了晚上九點,我發現亭亭手腳開始出現小水泡,凱凱也有冒出一些了


我知道他們兩姊弟應該是得到腸病毒--手足口症

因為這個症狀和元元不一樣,我怕亭&凱和元元交叉感染不同病毒

於是請阿母把元元帶回家,接下來的一個星期他們三個要隔離

這也代表著接下來的一個星期我必須請假照顧亭&凱

當天晚上我一樣不敢睡覺,為母則強,我靠著堅強的意志再度撐過第二個夜晚

幸好腸病毒的頭兩天只有亭亭比較嚴重,兩姊弟沒有一起"歡"

不然凡媽一定會被切成兩半啦




以上是亭&凱兩姊弟的腸病毒第一、二天記錄

之後還會在po出更悲慘的腸病毒第三、四、五天記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黃小雯 的頭像
黃小雯

♥ Winnie家的日常 ♥

黃小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